数学及格了请大家吃糖的云筝

一个面向NaCl的咸鱼写手一般不发文,最爱好茶极东黑三角啾花,随时扩列~
qq1367298179
只要数学及格就疯狂产粮的咸鱼云筝

【朝耀】恰好相遇

依旧是给小天使的贺文,祝小天使和我期末考试顺利,也祝各位期末考试超常发挥qwq
前文戳头像↑

#注意#
①本章为娘塔的视角来概述背景
(脑回路清奇的我)
②相信我下一章就会有王耀了qwq
③这一章节关系略乱,注意避雷
④人物oo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2】

   罗莎坐在咖啡馆里,旁边坐着的是她的闺蜜们。因为情绪糟糕,所以罗莎决定在咖啡馆里稍微缓一缓心情,并且叫上了酿成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。
   
    “好了罗莎,你也别太担心了,那真的只是个意外嘛……当时安雅在那个庙里面,我以为她进了桃林没看到人了所以就擅自下结论了……你先别生气了,也别太担心了,要对你哥有信心!”这位罪魁祸首摇着罗莎的手臂,半是安慰,半是请求罗莎的原谅。但罗莎却别过脸望着窗外的景色,嘟囔着“我……我才没有担心那个笨蛋”却又眼眶发红,双拳紧握。

      弗朗索瓦丝清了清嗓子,收起了一贯的风格:“我说啊,春燕这次的确是你做过了点,下次可不能手比脑要快了,姐姐我很是担心你这一点啊。还有罗莎啊,你也不能太担心,稍微开心点,至少这样不会让你特别的难受……”说着,她扯了几张纸巾,轻轻地擦去罗莎眼角的泪水,“姐姐和春燕的意见一样,姐姐相信小亚瑟一定不会出事的,好啦,乖,别哭了啊……”

    这时候,安雅突然拿出手机,悄悄对春燕说了什么,春燕猛地一拍脑门:“哎呀,我差点忘了阿尼娅你跟我说的东西了!各位,”她看着罗莎和弗朗索瓦丝,同样严肃地说:“阿尼娅上次去破庙的时候,发现了一些东西,可能和这个破庙还有桃林有关系。阿尼娅,手机。”春燕拿过安雅的手机,那上面赫然出现了一张图片,满满都是汉字。即使其他人来中/国也有很多年了,但对于这一类的毛笔字还是看不太懂。

     春燕看着她们一脸懵逼的样子,清清嗓子开始为她们解读:“据图片上的文字记载,这破庙相传是一个法力高深的道士所建,他在庙前种了很多桃树,而偶然间得到一棵灵木。此地风水也很适宜这种灵木的生长。于是这棵灵木吸收了灵气,开出的花朵可以反季节开放。而这棵灵木久而久之也成了精。”

     “这桃妖的妖力很纯正很高,于是道士就开始教他习法术,此后这个妖的妖术已是十分精湛。后来,因为一些事情,最终被道士封印在本体中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大概就是这样了。”春燕耸了耸肩,代表着故事的完结。

    “那为什么我们一靠近那林子就会被自动隔绝?”罗莎撑着脑袋,若有所思。

    “或许是因为什么结界吗?”春燕吐了吐舌,“毕竟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嘛。”

    弗朗索瓦丝拍了拍罗莎的肩,笑着说:“所以啊小罗莎,要对亚瑟有信心啊。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,凡事都会有办法的~”

    “我……我才没有担心那个笨蛋!”
  

   

【朝耀】恰好相遇

各位新年快乐!给一个超级可爱的同学的元旦贺文,脑洞源于最近看的一些奇奇怪怪的番
#食用事项#
①普通人类朝×千年桃花妖耀
②角色ooc,文笔渣一个
③注意避雷
④娘塔出没qwq
⑤感谢 @滴答答的小雨点 的修改和指导意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[1]
     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”大概描述的就是这么一个光景了。当亚瑟和罗莎登上这座位于半山腰上的破庙时,看到了破庙前坪一大片的桃树。

       庙前坪的桃花一树一树地盛开,一簇一簇地随风轻轻摇晃。微风刮过,飘下片片粉红色的花瓣,花瓣在空中飞扬,飞扬,轻轻落入亚瑟伸出的手心,轻轻飘入罗莎沙金色的秀发。轻灵而温馨。

       作为一名摄影师,亚瑟条件反射性地拿起相机,而作为一个园艺师,罗莎则开始走近并且准备实地勘探这片桃林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这片桃林似乎是反季节开放,山外已经飘起了雪,但在这破庙的范围内,仍然温暖如春。起先,亚瑟和罗莎都不知有此等神奇的地方,直到罗莎刷朋友圈时看到王春燕来此地拍摄的照片,而她也只是很偶然地发现了这片神奇的土地。

       两个不可救药的工作狂趁着空挡时间来到了这里。可真是新奇,来中/国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奇妙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“哥,哥,快过来!为什么这里走不进桃林?”罗莎急切地催促着亚瑟,让他赶紧过来。好不容易来到个这样神奇而美妙的地方,不能进入这片桃林真是太可惜了!罗莎每每想接近,却总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讲她推出。

        多大点事嘛。亚瑟放下相机,不高兴地撇了撇嘴,慢慢走到罗莎身旁,在她万分期待的眼神下,慢慢踏入了桃林,并且还回头向罗莎说着:“我……我可不是在帮你……”之后就一头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 面对着对面耸立的高大的桃树,亚瑟嘟囔着“这不是进来了么”就回头去找罗莎,但却只看到罗莎正焦急地四处找他,并且不时在周围大声叫着“亚瑟你给我出来!”而亚瑟也很迷茫,他试着走出桃林,却发现无论怎么绕都只是在原地打转。亚瑟掏出手机,想给焦急的罗莎打个电话,却发现此时信号全无。
      “Fxxk,说好的信号覆盖全中/国呢?”
       愤怒焦急之时,亚瑟也只能无奈地玩着相机,拍了些桃林的近照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,亚瑟猛然想起,朋友圈里王春燕提到说,和自己一起来的朋友,安雅,好像也迷失在了这附近……

【啾花】今安在

  死尸了很久的我出来发文了。最近实在比较忙只能抽空更文+发文了【/泪奔】 

#合作文, @滴答答的小雨点
#历史架空向,因剧情需要,略有改动
#角色ooc预警
#主啾花,非爱情向,请勿ky
#不慎服用者慎用

  
   【序章】

  唐,贞观年间。
本田菊走在长安最繁华的大街上,作为一名遣唐使,他明白自己肩负着的重要使命,但他总会被长安这条街道所吸引。他东望望西瞅瞅,那些精妙的手工艺品美轮美奂,让他总是移不开目光。
    他来到中国也有那么一段时间了,也随着使国游历过一些地方了,但独独忘不了这条街。他满足地哼着歌,来到一家茶馆前。茶馆围着很多人,还时不时传来喝彩声。本田菊很好奇,于是他进入茶馆。
  原来是一戴眼镜的说书先生,正坐台上,舞羽扇,讲述那古老而神秘的故事:
  “很久很久以前,据说在大汉时期…”

  西汉年间,北方匈奴屡次入侵中原地带,汉朝皇帝为了保护国家百姓的安全,决定派军北上击退匈奴,而我们的故事正是自此拉开了序幕。

   【一】

草原的夜晚并不如往常时分那样寂静,尽管月已中天,来来往往举着火把巡逻的战士让此地亮如白昼。
    主将伊斯特万•伊丽莎白正坐在军营内,墙上挂着红缨枪和各式各样的大刀,桌上摊着一张详细的羊皮卷地图。他手轻轻叩击着地图上两条线路的交汇之处,看向坐在桌旁的另外两人,道:“依你们看,该如何是好?”
    这条线路乃重要的交通要道,此时已被汉军攻占,一旦被彻底攻下,先不说粮草供应问题,汉军极有可能借此直入匈奴大营。
    账内温度似已经降到冰点。
   海德薇莉·伊丽莎白正故作淡定地喝着茶,可仔细一看,她的茶杯一直不停的抖动,她的眉头也一直紧缩。很显然她比他们更加慌乱。
罗德里赫推了推眼镜,沉思良久,指着图上一处缓缓开口。“敦煌一地,未被长城所绕,旁有两处赛营,玉门关。”他点了点位于敦煌西北方的一处,“阳关。”他又点了点敦煌西南一处。“据了解,汉帝似乎并未在玉门关驻守重病,且玉门关较靠近我们的军营,我们不妨派遣一支分队去攻下玉门关,直取敦煌,再调一部分主力军支援分队攻下阳关,彻底消除敦煌周围的汉军。在此条件之下,大部队去攻占长安,而另一小分队去攻下于阗和鄯善两地,将中原中心地区掌控在手。”
伊斯特万点了点头:“军师此计甚妙,可这只小分队该有谁领兵?”
营内再度陷入沉默。在先前与汉军的战斗之中已折损了几名得力将领,而直攻长安的主力将领仍未归,营中大将稀缺,实在没有人敢冒如此大的风险去攻打玉门关。
茶杯猛地杯放在桌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伊斯特万和罗德里赫不约而同地望着坚毅的女副帅。三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,各自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。
罗德里赫微笑着看着主帅:“副帅带队,主帅您应该放心吧。”伊斯特万看着谈定自若的海德薇莉,知道这沉稳的丫头不会轻易做决定。她一定会有自己的办法,于是拿起一枚兵符:“副帅听令,本帅命你率五千骑兵,趁夜攻下玉门关。本将希望听到你的捷报。”
“喏。”虽然在意料之中,但海德薇莉仍然有些惊讶,她、伊斯特万、罗德里赫三人合作了那么多年,她很清楚他们都了解她的实力。只不过主帅一直从未派她独自领兵。她微笑着,拿起桌上的头盔,对着主帅和军师鞠了一躬。
“吾……尽力而为。”

【二】
马蹄声久久回荡在寂静的小道上。海德薇莉已经望见了玉门关的一角。她赶紧勒马,身后的将士也跟着勒马。月已至中天,海德薇莉明白再不行动恐怕就失去了主权。她跳下马,挑选了一千名比较占优势的士兵,并告诫其他士兵在外面待命,一有变动会立即派兵报信。
将士们看到月光倾泻在海德薇莉身上,他们相信他们的副将一定会平安归来。
匈奴的分队正借助玉门关附近的地形优势,观察玉门关附近的情况。海德薇莉看见关内灯光并不多,稀疏得令她十分惊讶。她似乎觉得这件事并不简单。同行士兵们却异常雀跃。她望着玉门关的城墙,微微一笑。
“我们可以……进攻了,但一定要小心。不要引起汉军注意。”

风卷起疆场上的沙,月静静地洒下月光。汉军守城的士兵们,却十分轻松,但他们握住武器的手仍微微颤抖。领头的将领一手握着剑柄,一手拿着酒壶,喝了一大口。良久,他放下酒壶,慢慢站起身。
“来了。”

海德薇莉看到守城的汉军如此迅速地出现在关口,她吃了一惊,但随即冷静下来。汉军正在逼近,她轻叹一声,拔出刀,向汉军攻去。这一小部分汉军怎么可能是匈奴军的对手?只见那将领边打边退,退进了玉门关内。玉门关内灯火稀疏,犹如一个巨大的黑洞,正将匈奴军引向深处。

    海德薇莉享受着追逐汉军的快乐,冲动似乎完全吞噬了理智。刀刃上的鲜血滴在在沙地上,她绿色的眼眸似乎已被猩红覆盖。月光透过云层再次撒在她身上,她斜视着身后的士兵们大喊一声:“冲!攻下玉门关!”随即率先踏入关口。等到他们完全进入关内,却发现那小队汉军已不见了踪影。海德薇莉正思量着如何乘胜追击,关门突然的关上。将匈奴军笼罩在黑暗之下。街道旁突然蹦出数量庞大的汉军,直逼而来。海德薇莉咬咬牙,握紧手中的刀。
既然退路都断了,那就拼了!
她翠绿的眸子映着月光熠熠生辉,骨子里生性带来的桀骜不驯让她斗志昂扬。她举起刀,率领着军队与汉军拼个你死我活。几个汉军将她团团围住,她一刀架在为首者脖上,一个漂亮的转身,周围汉军都死了她的刀下。但汉军更猛烈地袭来,一波比一波多,一波比一波多。随着战斗时间越来越久,她已慢慢感到疲惫,挥刀速度也越来越慢,身上被割开了数个口子。

她突然感到身后有寒气逼来,忽地一背身出刀,兵器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,震得她手臂发麻。来者力气大到直接将她的回防弹开,她被迫向后躲避一步,可还是躲闪不及,肩被刀划了一道伤口,鲜血直流。
她不得不再次招架紧接而来的攻击。她一只手抓着刀柄,另一只手则放在刀刃与刀身之间,右脚向后退,死死挡住对方斜劈下来的刀。攻击者身着铠甲,是挑准了她每次战斗完之后麻木的那一瞬间出手,下手快且威力大。如果她刚才反应速度再慢一点的话,估计现在就不能站在这儿了。莫非那位是……!!

两位将领互相僵持着。

“还不错嘛。”对方砸着嘴,他一边说着,一边收回了刀,“竟然被你发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海德薇莉的伤口因为用力过猛又泛出血泡。她拿着刀,面色苍白地看着对方。对方正向她微笑,可刀却又是出其不意的挥了出来。

“当”“当”“当”“当”……兵器撞击声回荡在街道上。

海德薇莉已经快支撑不住了,她不得不靠着刀保持平衡。她倚着刀,喘着粗气,摇摇晃晃地站着。寒光一闪,再回过神来便是架在脖前的大刀。

对方暗红的眼眸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诡异,他居高临下地笑看着狼狈不堪的匈奴将领:
“就知道你们会来。”
“本大爷给你们精心准备的陷阱,很不错吧。”

像是响应那位白发红眸的将领的话般,玉门关内突然亮了起来。海德薇莉觉得有些刺眼,不由得偏过头去。等到她再次转回头,她看见匈奴的将领举着火把,把她的手下全都擒了起来。

火把熊熊燃烧着,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。四周鸦雀无声。

【极东】在山的那边(3)


【3】

宁静的午后,蔚蓝的天空与漂浮的云彩相映成趣,远方的青山屹立着山顶上,终年不化的积雪在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突出,与青葱的树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窗内,蹲坐着一只白狐,他只是静静的望着,没有丝毫想出门的欲望。

王先生此时正端着一杯茶,靠在桌边。他静静的看着白狐。这一只浑身雪白,一星期前他收养的白狐。每天下午他总是会蹲坐在窗前眺望那座山,就好似王先生每天下午都要品一杯茶。
屋内弥漫着茶香。王先生闭上眼,漫不经心的抿口茶,茶总是能勾起他对故乡的回忆。

猛然睁开眼,对上一双褐色的双眼。小白狐已经转过身来,歪着脑袋看着他。王先生笑了笑,端着茶走到窗前,摸摸小白狐的头:“那是你的家吗?看起来真美啊。”

小白狐摇了摇尾巴,算是回答。

王先生笑了笑,再品了口茶。

苦涩却香浓。

这次更新因为时间问题有些匆忙。
所以下面加了点surprise.
请慢用【滑稽】

————彩蛋————

王先生今天要去集市上买些东西,他整理好衣服,担忧地看了一眼小白狐。他很担心小白狐会再一次被猎人盯上。王先生轻叹一声,朝白狐走去。小白狐甩了甩尾巴,褐色的眼眸里泛着光,似乎很有精神。王先生蹲下身,摸着它的头:“你愿意,跟我去一趟集市吗?”

小白狐听后,更快速地甩尾。它轻巧且快速地冲到门口。但王先生显然还是有所顾虑。集市上人多眼杂,万一有人趁他不注意拐走了它该怎么办?他朝门口看去,小白狐一脸疑惑地望着他。

突然,王先生灵光一闪,在屋内翻找起来。小白狐歪着头看着王先生的一举一动,乖巧地坐在门口。它看见王先生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过来,放在它身旁。他蹲下身讲白狐抱起,轻轻地放入篮子中。篮子很大,放入了小白狐以后还能放下一些东西。王先生站起身,又找了个大些的被子盖住它。小白狐好奇地从被子里探出脑袋。王先生提起篮子,摸了摸它的头:

“在集市上可千万不能这么做哟,也不能露出尾巴哟。”

小白狐乖巧地将头伸入被子。

——

集市永远是那么热闹,杂耍声,吆喝声,不绝于耳。尽管小白狐被遮得严严实实,但它仍能透过光,看见外边的景色。它很好奇,同时觉得这里有些熟悉。它微微转头,透过光看着王先生,但对方并没有注意到它。

王先生每每来到集市,就会想起故乡。故乡的集市也很热闹。他记得他经常拉着他的伙伴去集市上买糖葫芦,买麦芽糖,买蜜饯……他和他的伙伴都很喜欢这些零食。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吃到了呢。他苦笑着。他和他的伙伴经常在集市里走丢,不过他每次都能在集市口找到他的伙伴。

想着想着,他下意识地去摸小白狐的头,却摸了个空。他神色紧张地躲到集市隐蔽处,掀开被子,发现被他精心保护的小白狐真丢了!他连忙盖上被子,脸色有些苍白地回到集市,不会……真的被抓走了吧?他快步往回跑,边跑边寻找那个小巧白色的身影,奈何集市的每一处都没有那个他熟悉的身影。

他很快就回到了他和白狐进入集市的入口。这里很偏僻,四周都是翠绿的灌木。王先生木然地望着远方,湛蓝的天空很快就变得模糊。他无力地瘫软在地,泪无声地滑落,滑落在草地上。

我……最终还是失去了它吗?

我……还是不能保护其他人吗?

脑袋突然有些痛,一些很模糊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。这……是什么?

旁边的草丛中传来“沙沙”声,他看见了一条白色的,毛茸茸的尾巴正甩来甩去,一双眸子里闪着喜悦的光芒。它的嘴里还叼着一根糖葫芦。王先生 擦掉眼泪:

“这是……给我的吗?”

甩尾当作肯定回答。

“那……谢谢了。”王先生拿起糖葫芦。他笑着摸了摸小白狐:“托你的福,今天什么也没有买成啊。”

“下次,不要再乱跑了。”

再次甩尾。

“那,我们回家吧。”

我不想……再次失去你啊。

一组诡异外貌描写

⑴.本篇是以中华组为原型的人物外貌描写,也是语文课上的作文练笔.

⑵.本篇由 @滴答答的小雨点 推荐发表.

⑶.请不要带入人物,非国设.

⑷.拒撕.

【壹】(以王耀为原型的外貌描写)

   他的长发凌乱地披在肩上,一身龙袍也皱皱巴巴。他的脸色白得有些不自然,眼圈周围有些黑。但他那一双精巧的眸子仍然闪着光,嘴角微微上扬。即使连夜处理公务,但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雅兴。

【贰】(以林晓梅为原型的外貌描写)

   她的双颊又红了一些,原先空洞的眼瞳放出光芒。看似平板,木讷,呆滞的脸庞冒出两个可爱的酒窝。一头长棕发配上花式发夹,更显出她的活泼。

【叁】(以王嘉龙为原型的外貌描写)

   他的头发呈棕褐色,不长不短。头顶的头发微微翘起,十分打眼。一双乌黑的眸子透出调皮与机智。一对又浓又粗的眉毛与他显著的东方人长相十分不搭,但又特别和谐。举手投足间显出绅士的儒雅,很好地披上了一层伪装。

【肆】(以王濠镜为原型的外貌描写)

   他静静地坐在庭院的石桌旁。黑色干练的短发配上灰色的长衫,金丝眼镜一丝不苟地架在高挺的鼻梁上,手里拿着一个茶杯。他看着远方的天空,微微一笑。

文笔比较诡异.
都是语文课上的片段练习(虽然完全不符合练笔题目),所以很散,请见谅.
感谢 @滴答答的小雨点 的修改意见.
(说白了就是在语文课上借正当理由摸鱼)